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之光的博客

位卑未敢忘忧国!欢迎各位来小屋做客,赏文论题!

 
 
 

日志

 
 
关于我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网易考拉推荐

热心向党建一言:不争论的“政策”不宜实行太久   

2006-12-30 12:11:2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热心向党建一言:不争论的“政策”不宜实行太久

春天的惊雷   人民网强国论坛深水区

        统战部长刘延东在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三届二次会议上表示:目前社会对‘原罪’问题、‘第一桶金’讨论得很多,我在这里也给大家吃一个定心丸,中央(发展非公经济的政策)绝对不会变化的。这个决心是坚定的。她还特别说:“我们还是主张不争论,还是用实践和历史来回答。”
       刘部长的表态,赢得与会者600多人热烈的掌声。由于明年要召开十七大,刘延东的这一表态表态,无疑起着“给全社会放风”和“给改革定向”的作用。因此,与会者——非公有经济“长藤”的人物——报以热烈掌声,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诚然,刘延东的表态,决非个人的观点,更不会是信口开河,而是组织意图;并且,就改革来说,——我们又到了关节点上(我注意到:不少已有明显私有化目标的某些知识精英,称之为“改革又临‘新拐点’”),我党也还在探索;况且,今天的探索通常又是行进在前人已有改革的基础上,——也有如马克思所说的“不可随心所欲创造历史”的境况。因此,我们的——有责任感的人们——所有建言、批评,都应是善意而充满热情的;不但不应是指向一个“部长××”具体人,等,也不应对组织作武断的强加式的批评、指摘(不是“责”字)。
     我是这样地希望别人,我自己当然首先要这样做(有人会认为,这是本网民在构筑“防御壕沟”。不是的,作为组织、社会中的人,需要时,都应有这种负责、严肃的态度。)
      我的建言是:“不争论”的“政策”不宜贯彻太久。
      我的理由有以下几点:
      1、“不争论”仅是在无任何历史参照,无前车之鉴情况下进行“开创性摸索”时,有合理性。从逻辑上讲,它不应存在太长时间。因为,人的历史主动性,总是要求人们不断总结经验的。并且,历史发展到今天,几无任何参照(尤其是长时间无参照)的情况,已不存在。
      2、改革已有近三十年的时间,有些改革,明显展示了其中的利和弊,而眼下正面临社会性改向的关键性关节点,此时,对这些“或利”“或弊”的“社会组织性‘承认’”,或在不争论中默认,都会决定社会前进的根本性方向。因此,今天,作为社会民主和发展的需要,对改革(或某一具体问题)进行全社会的讨论、争论,已经十分必须。
      3、现实已充分表明(收集一下,这二十多年来,一些知识精英在全国各地频频“布道”的讲演记录,——这,举手可得,即是实际材料),有些知识精英,已在公开说明他们“利用‘不争论’,同世界接轨,搞资本主义”的战略。如果说,十几年前,一些人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搞资本主义,而如今这几年,早已不修“栈道”,直渡“陈仓”指向资本主义了。
      4、共产党决不应在“‘不争论’中默认资本主义”。如果说,于二三百年前,在中国搞资本主义确是大功劳、一百多年前在中国搞资本主义还算是适应历史发展、顺水推舟,那么,今天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则是永难饶恕的罪恶。与一些资本主义精英的“人间正道私有化”的认识完全相反,当代世界的至真至理是“人间正道是共产”。这是一个理论问题,我们党对此是一点不缺乏的。并且,社会主义的合理性,也正在“当今一些资本主义解决自身危机,通常救助于社会主义、自家内部用点社会主义、在外搞资本主义剥削”等方略中,展现出来。人们会清楚,多年前的东南亚金融危机,正是通过中国当时的社会主义计划,稳定人民币,从而帮助它们渡过的,——没波及更大的范围。
      5、“不争论”下的某些人的资本主义“和演”,已在威胁共产党人自身存在的思想、政治和经济根基。前几年就有人常讲:“‘三个代表……首要应研究一下,是谁让你代表的,你是人民选的吗!’”;“人都是自私的,包产到户的普遍实行,说明共产党人也是这样;下边一个问题必然就是:既然,人都是自私的,共产党人的共产,也连同其自身,还有存在的理由吗?”等等……党啊!您听到了吗!确有人在对我党自身实行“融基”啊!
      6、“不争论”作为一种权宜,其实也是存在很多“社会管理上的技术性”毛病的。一是有点背离中国共产党优良传统“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密切联系群众,注意工作方法”、“一切从实际出发”“相信和依靠群众”等;二是不利社会性民主的建构(群众得不到锻炼);三是“不争论”下的责任主体仅是管理者,社会群众对“可能错失”的认受、耐受性极差,社会最终容易出现“不可控制的”不稳定状况。
       以上六条,其实是本网经常萦绕在胸的思考,其中,内在地包括对私营原罪中“违法”问题的认识。要指出,当前,对这一具体问题的社会性反响在于:有些人借口“原罪非罪”,来掩盖其在积累个人财富期间的违法犯罪行为,逃避社会、法律对这些行为的惩罚!
      为了让人们看下去,——少耽搁一点时间,我就写到此。有不严密、不妥、不对的地方,尽管批评。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