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之光的博客

位卑未敢忘忧国!欢迎各位来小屋做客,赏文论题!

 
 
 

日志

 
 
关于我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网易考拉推荐

造孽的反差:矿工的血和私有矿主的4千亿财富  

2007-12-16 17:4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造孽的反差:矿工的血和私有矿主的4千亿财富

作者:云淡水暖

 

    山西又发生矿难了,这次的矿难后果很惨烈,被国家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指为是2006年以来全国发生一次死亡人数最多的特大事故,共有108名矿工瞬间与家人阴阳两隔,中国底层劳动者的血,再次染红了私营矿主们得以暴富的黑色的煤块。煤矿是高风险行业,完全避免矿难并不现实,但是事关矿工的生命,生命无价,生命没有再来的机会,尽可能消除矿难发生的苗头,尽可能减小矿难发生后的伤害,应该是煤矿拥有者、管理者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是,自从山西大规模允许私人经营煤矿以来,一次又一次的矿难现实告诉社会公众,在对待矿工生命权利和矿难后对遇难矿工的救助、善后方面,其冷漠、无耻、毫无人性,完全印证了马克思对资本的描述“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象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

    这次山西发生特大事故的临汾市洪洞县瑞之源煤业有限公司新窑煤矿,记者说属于所谓“民营”性质,草民不明白,说一个“私”字有什么不理直气壮的,非要拐弯抹角地、半遮半掩来一个“民”字。投资这个煤矿的资本家从获得煤矿开采权的那一天,其投资的每一个铜板就开始往外冒坏水,可以说在“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据《新华网》报道,该煤矿煤矿核定能力为年产21万吨,国土部门批准可以采2号、3号煤层,但安全许可证和生产许可证只允许采2号煤层。但资本家疯狂地把产量提高到50万吨/年,最丧心病狂的是,资本家置国家矿产资源相关的法律和安全生产于不顾,在矿井设计时就把煤仓布置到9号煤层(国家没有批准其采挖的煤层),将主斜井打到9号煤层(实际上一开始就做好了当小偷、强盗的准备)。2005年矿方就开始在9号煤层掘进,从2006年2月起开始出煤,疯狂地盗采国家煤炭资源。在这里,国家法律在资本家眼里成了一纸空文,完全丧失了约束力。

    这种贪婪无耻、丧心病狂的盗采滥挖,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人为地制造安全隐患,经过技术专家鉴定,此矿本属于低瓦斯矿井,但由于盗采需要掩饰,超负荷生产需要超过矿井容纳能力的矿工下井,通风条件恶劣,导致惨案爆发。事后,与其它矿难一样,资本家一如既往地采取了种种手段拖延抢救,逃避责任,矿主和“高管”已经遁去无踪。之前,人们还见识过无良资本家把尚未断气的矿工置于野外,偷偷烧毁矿工尸体的禽兽行为。矿难一发,资本的每一个铜板的毛孔,就开始滴血,矿工的血。

    先撇开矿难不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第九条 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由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森林和山岭、草原、荒地、滩涂除外。”,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的矿产资源,其开采,其收益,怎么就集中到了极少数人手里,早就有媒体报道过,山西一些产煤区的乡镇,煤老板的年收益平均达500万之巨,而当地村民的人均年收入只有500元,差距达1万倍,这种分配态势为什么没有得到制止或者说句时髦的话叫“调节”?如果那山是国家所有,其收益理当大部分归于全民享受,如果那山是集体所有,其收益理当大部分归于全体村民。

    然自由资本主义信徒的经济学家得意地告诉人们,这叫做“按要素分配”,但草民理解,就矿产而言,怎么说资源的也是“要素”中最大的一个部分,但分配时却几乎都倾斜到资本那边了。荒唐的是,这件事“有关方面”虚而待之,如果民众的声音出来质疑,马上就有泰斗呀、贤达呀、大师呀出来哭喊,“不要向富人开枪”呀、“保护非公经济”呀、“保护富人就是保护穷人”呀、叽里咕噜呀。这回穷人死了108个,富人绝尘而去,那位连篇累牍地扬言“就是要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的“家”,面对这血淋淋的现实,不知道将如何“说话”,如何“办事”。

    相关方面为“坚定不移”地培育这批“要素”所有者或者说矿产资本家,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比如去年开始实行的“以资源换安全”的方针,把采矿权让资本家“买断”或者说“私有化”,其理由是“要素”变成资本家“自己”的了,他们就“懂得了珍惜”,会大力投资安全设施,当时草民是置之一笑的,利润最大化的本性满足还来不及,哪里有增加成本的冲动。资本是没有心肝的,它们并不因为“怀柔”而手软,新窑煤矿是2005年开始新建的,21万吨的产量,并非小煤矿,且之前山西已经有大量矿难的先例,但资本家一开始就没打算守法经营,一开始就置矿工的生命安全为尘土。这种现象,当地的主管部门是不想管还是管不了,或者是另有蹊跷。

    就在这种大环境下,私营矿主们或者说资本家们积累财富的速度是惊人的,山西的这个群体的私人财富,不敢说“富可敌国”,但“富可敌省”是有可能的,去年,全国的财政收入是3万亿,山西是“不发达地区”,财政状况好不到哪里。《第一财经日报》有篇报道,题为“山西煤老板4000亿资金流入新疆开发煤矿”,报道称,目前山西省民间煤炭老板手里至少有4000亿元的资金在寻找新的投资出路,“至少4000亿”就还有“至多N千亿”,而代表这4千亿以上金融财富的,只不过区区数千个大小资本家。山西人口为3千多万,煤炭资本家的数目与总人口之比,不过万分之几而已,这比中国整个贫富人口分布的大格局还要残酷。

    至少4千亿的财富的积累,已然是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矿难报警,是建立在众多矿工的累累白骨之中的,是浸泡在众多矿工的如河般的血泊之中的,以往在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所读到的关于资本XX初期野蛮积累的干瘪的观念,算是有了一种亲历的体验。

    但是,4千亿的主人们并非只满足于在北京买价值数百万、上千万的豪宅,并非只满足于一次性买下价值百万以上的20辆进口高级越野车,4千亿还不足以填满饕餮大口,用“家”、“师”们的话说,还要“增值”,还要追逐更大的利润。然这批资本家只有一个专长,就是“挖”,先挖滥了山西,山西煤炭剩余保有储量1532.3亿吨,按25%的平均资源回采率,实际可采量仅有268.1亿吨。如以3.5亿吨/年的开采能力计算,可开采年限仅为76年。而新疆煤炭资源预测总储量达2.19万亿吨,占全国总预测储量的40.5%,居全国首位。4千亿们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草民想,曾经被郭兰英颂唱为“人说山西好地方,鱼肥水美五谷香”的山西,如今已经被挖得满目疮痍,河里的水漏干了,地面塌陷了。新疆的生态环境非常脆弱,如果任由4千亿们如蝗虫般地蜂拥过去糟蹋,后果堪忧。山西的矿难未已,新疆的矿工们自求多福罢。

    如果说与“科学发展观”对立的是“庸俗发展观”、“野蛮发展观”,那酿成无数惨剧的,不择手段地掠夺性滥挖国家矿产资源的4千亿们,就是“庸俗”、“野蛮”的代表。他们根本不是在“发展”,而是在造孽,矿工的血泊与4千亿财富,就是造孽的反差。

 人民网强国论坛深水2007年12月13日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boardId=2&treeView=1&view=2&id=84243121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