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之光的博客

位卑未敢忘忧国!欢迎各位来小屋做客,赏文论题!

 
 
 

日志

 
 
关于我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网易考拉推荐

江平只坐在法律一边,“法律”坐在哪边?  

2007-05-22 21:05:57|  分类: 网文收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平只坐在法律一边,“法律”坐在哪边?
云淡水暖

    前几天,强国论坛把一个题目作为热点,挂在头条,供大家讨论,题目叫做《江平:我只坐在法律一边》,江平先生据称是中国民法学界“泰斗”级的人物,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物权法》起草专家组组长,江平泰斗一声吼“我只坐在法律一边”,看来是掷地有声,大家风范,“良知”、“真话”的形象跃然纸上,听起来也颇“在理”,似乎不畏任何,独尊“法律”。
    江平泰斗为什么要出来吼这么一声呢,草民读罢这篇发表在《经济观察报》上的文章,才知道是因为“民粹主义”,是因为有所谓“如果只笼统问一句你是强势还是弱势的,如果我是弱势你就得什么情况都要保护我,这就麻烦了,这就是典型的民粹主义语言,典型的民粹主义思想。我们究竟要民本主义,还是要民粹主义?”,草民浅陋,不知道在目前的社会语境下面,“弱势”们靠什么来表达“如果我是弱势你就得什么情况都要保护我”,有没有这样的案例,特别是成功案例,另外,是不是在江平泰斗看来,所谓“民粹”就是“弱势群体”的专有,那“强势”们一旦“粹”起来,应该怎么称呼呢,“精粹”?(精英的“粹”)
    通篇看完,江平泰斗绕过来、绕过去,其实还是离不开关于《物权法》的议题,编辑用粗体把江平泰斗的这句“我们应该考虑保护弱势群体,我自信我每次讲话都是这样。但是并不等于说弱势群体就可以滥用自己的权利。我们的《物权法》说,任何人不得滥用权利,私权要保护,但是私权也不得滥用。”凸显出来,草民注意到,江平泰斗此处大谈“任何人不得滥用权利,私权要保护,但是私权也不得滥用。”,表面看似乎很“公平”,但却特别地指出“但是并不等于说弱势群体就可以滥用自己的权利”,一下子就把江平泰斗的“坐向”显露出来了“角度”,原来在“法律”的袍子下,还是有所指向的,否则江平泰斗为什么不指出“但是并不等于说强势群体就可以滥用自己的权利”,却专门要呵斥“弱势群体”呢,是不是要告诉人们一个意思,当今社会上是“弱势群体”在“滥用权力”多些,而“强势群体”们就像旧时代的“小媳妇”,处处被“打压”、“受气”着呢,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所谓“强势不强,弱势不弱”,符合社会现实么。
    江平泰斗的话语指向已经露出了其并非“只坐在”法律一边,而法律本身有没有“坐向”呢,草民以为是应该有的,因为作为最高法律框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就已经为我国的政治、经济制度作出了界定,任何法律都不能够脱离宪法的约束,《宪法》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就是说,任何法律都要维护这一个“根本制度”,不能够偏离这个“根本制度”,这个就是“坐向”。
    江平泰斗在上海参加《物权法》国际研讨会期间,《羊城晚报》发表报道说“《物权法》明确,合法的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有的民营企业家就在盘算了:莫非自己的财产还要证明来源合法?江平昨天在主题演讲中专门澄清了这个问题。‘《证券法》没说保护的是合法的股权,《合同法》没说保护的是合法的债权,《著作权法》也没说保护的是合法的著作权,为什么偏偏《物权法》要强调保护‘合法私有财产’?’江平说,由于立法过程中立法者饱受‘姓资姓社’之类争议,所以特意添了‘合法’二字。”,这里,江平泰斗为“民营企业家”们吃了颗定心丸,“但从实际内容看,《物权法》对‘合法私有财产’的认定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狭窄。《物权法》规定了各种财产取得方式,但其第五编‘占有’则不提财产取得方式只讲‘占有’,即没有‘合法权源’的实际占有状态也形成财产所有权。”。
    真可谓“神来之笔”,弄了半天,“合法”二字只是为了“忽悠”那些“姓社姓资之类争议”的,而真正的用意表达在“‘占有’则不提财产取得方式只讲‘占有’,即没有‘合法权源’的实际占有状态也形成财产所有权。”,草民理解,无论你是坑蒙拐骗、行贿受贿、走私贩私、造假贩假、官商勾结等等“没有合法源泉”的私人财富,在江平泰斗的心目中只认“占有”,不论“来源”,这样一来,江平泰斗的“坐”显然就在“占有”一边了,那么,按照社会财富目前的分配状态,极少数人占有绝大多数的社会私人财富,而如果按照江平泰斗的解释,“法律”也“坐”在“占有”一边了,怪不得有报道说《物权法》提案第一人是一位有名的富豪,有人说那法体现了“富人的金马桶与乞丐的打狗棍的平等保护”,但起码从轻重缓急上,在江平泰斗的解说中,人们看到了其心中的“边”。
    草民还以为,法律的“公平、公正”还要体现在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执法氛围,话语状态之中,有时候即便想“坐”在法律一边,也未必能够如愿,草民就举一个带有普遍性的例子,《劳动法》已经颁布实施有时间了,可是,私营企业资本家们,严重违反《劳动法》的案例数不胜数,比如,据草民观察,此地的私营企业绝大多数没有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按照法定节日的规定给员工假期,绝大多数的私企老板,每月只给员工休息1~2天,五一长假“好”的休一天两天,差的完全没有休息,而加班工资照例不发,这种广泛的违法,被侵权的员工们“弱势”,不得不沉默,相关部门暧昧,沉默,而这个时候,誓言“坐在”法律一边的学家、泰斗们也在沉默。
    强势的“要素”、“财富”们对《劳动法》的漠视和违反,表明其们并不怕有人坐在《劳动法》一边来追究他们,但与此同时,法学泰斗却在大声疾呼“我只坐在法律一边”,手持《物权法》放言“《物权法》必然要引起各种利益集团的冲突,所以《物权法》对各方面的利益都要考虑。”、安慰“要素”、“财富”们“‘占有’则不提财产取得方式只讲‘占有’,即没有‘合法权源’的实际占有状态也形成财产所有权。”,这不是明显的有“边”是什么。
    江平泰斗只坐在法律一边,这没有什么问题,但在不平等的社会财富分配状态、话语权占有状态下,“法律”坐在哪边?

 

钱在资本家手里,政府凭什么给企业职工“涨工资”?
云淡水暖

       新华网今天(5月20日)转载《瞭望新闻周刊》的文章,“把住涨工资的共享风向标”,文章叙述道:“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日前表示,要采取五项措施,提高企业普通职工工资收入,促进劳资和谐。包括推动落实最低工资指导制度、实行企业工资共决机制、建立劳动定额标准管理体制等。”,然后欢呼“这一重大政策对广大普通劳动者是个好消息。中国的经济发展成果,只有落实到普通劳动者这些‘沉默的大多数’身上,才能体现出‘共享’这一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观,才能实现公平正义这一社会建设的根本目标。”
      听起来很温暖,看上去很美。
      很温暖是因为终于有政府的声音出来说“提高企业普通职工工资”了,以往,人们印象更深的恐怕是两会又在讨论公务员“加薪”,然后眼巴巴看着公务员的收入又上窜了一截,人们印象还深的是,国有企业的“老总”、“高管”的工资又跟国际“惯例”实现“接轨”了,动辄年薪数十万、数百万,人们印象最深的是,某房地产巨头的私营企业又成功“上市”圈钱了,中国的某“首富”又诞生了。
      很美是因为目前的分配差距太大了,工资分布图景太“丑陋”了,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5年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3.2808万元,但64.1%的职工年均工资没有达到平均工资,以北京,而其中,保安服务业的年平均工资只有800元。在刚刚过去的年收入超过12万元的高收入者自行申报个人所得税的数据中,北京的数据是25.5万人,财富的高度集中化可见一斑。按照广东的统计数据,到2006年,广东GDP增长14.1%,接近2.6万亿元,约占全国的1/8。财税总收入达到5117亿元,约占全国的1/7,但是,广东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仅8.6%,远远低于GDP和财政收入增速,此处,还要注明这个“城镇居民”并不包括外来农民工。
      但是,说给企业第一线职工“涨工资”,草民以为政府的声音显得“弱”,显得底气“不足”,为什么呢,因为“按要素分配”。过去,公务员、企业、社会在工资制度上“吃大锅饭”,政府一说“涨工资”,有政府机关的,企业也“参照执行”,但那是一条“死路”,调头了,改市场了,公务员们也不受“拖累”了,各人涨各人的,公务员的收入因此就上去了、稳定了。对于广大劳动阶层,关键的生产资料“要素”说了不算,只有“劳动”一项拿得出手,而劳动在各种“要素”中是最“无足轻重”的。按照主流的说法,一切要市场说了算,“要素”的拥有者有话语权,政府一是不会直接“拿钱”给普通职工,因为不符合“市场规律”,二是恐怕也没有这个财力。
     但政府说是用“政策”,用“规则”,一是推动落实最低工资指导制度;二是进一步推动企业建立健全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三是加强政府监管和服务;四是加强对企业劳动定额和工时等劳动标准的管理工作;五是推动落实艰苦岗位津贴制度。
     草民看了这些“措施”,觉得不乐观,第一,草民觉得这些措施与社会经济结构的现实差距太大,似乎还在用管理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的思路管理社会全体职工的工资,但要知道,根据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国有企业加集体企业只占全国企业总量的不到17%,绝大多数企业是私营企业。第二,根据最近几年国家在经济领域采取的调控行动看,企业、特别是私有企业对国家“不利于”自身的政策的软硬抗拒,以至于达不到国家预期目的,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比如,其一、你落实“最低工资指导制度”,资本家就顺水推舟,只发“最低”水平,你奈其何;其二、推动企业建立健全工资集体协商制度谈何容易,谁来“推动”?如何“推动”;其三、政府的监管与服务从“小政府”的角度看,根本对于无数的大小血汗工厂就是杯水车薪;其四、定时、定额对私营企业简直是“天方夜谭”;其五、“艰苦岗位津贴制度”在国有企业,比如国有煤矿、高温、高空等岗位历来就有,不知道何时被“废除”了,资本家企业就难说了。
     总之,国有企业的“接轨”不改变,私营企业的钱又在资本家手里,政府怎样给普通职工“涨工资”呢。
                                                                     强国论坛2007/5/15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