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之光的博客

位卑未敢忘忧国!欢迎各位来小屋做客,赏文论题!

 
 
 

日志

 
 
关于我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网易考拉推荐

评俞可平的《思想解放与政治进步》  

2007-09-19 21:4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俞可平的《思想解放与政治进步》
马门列夫

    在北京日报上刊登的俞可平的《思想解放与政治进步》 ,讲的并不是无产阶级的思想解放,而是资产阶级的思想解放;不是社会主义的政治进步,而是向资本主义的政治倒退。

    “思想的解放和意识形态的创新,是社会政治进步的重要动力。”
    不提阶级,不提无产阶级的阶级解放的所谓“思想解放”,显然是掩盖他所鼓吹的“思想解放”的资产阶级性质,这不是社会主义政治进步的动力,而是社会倒退的“动力”。

    “1949年后,‘以人为本’一直被当作是西方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和人本主义的主要观点而遭到严厉的批判,人们在放弃人道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同时,也放弃了‘以人为本’的观念。随着对人道主义和‘以人为本’的彻底否定和政治性批判,阶级斗争的观念进入社会的每个角落,直至进入家庭,进入工厂,进入学校。”
    49年以后,开始了新中国的建设,这是中国人民扬眉吐气、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但在作者看来,这却不是“以人为本”!49年以后难道没有阶级斗争?讲阶级斗争,开展阶级斗争难道不是保卫新生政权的需要?就是不“以人为本”?你的“以人为本”究竟是以什么人为本?难道要以那些处心积虑想推翻新政权的人为本吗?

    “到了21世纪,‘以人为本’的观念终于融入中国共产党的主流意识形态,成为中国共产党改革政策的重要理论基础。‘人的全面发展’和‘以人为本’正式被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宣布成为中国政府的重要政治发展目标,成为科学发展观的基本出发点,这标志着‘以人为本’从知识界的一种理念转变成为党和政府的政策依据。”
    我们的“以人为本”就是以人民为本,就是把“为人民服务”确定为党和国家的根本宗旨,这是共产党和新中国一成立就确定了的,怎么能说到了21世纪“‘以人为本’的观念终于融入中国共产党的主流意识形态”?莫非你的观念完全是西方资产阶级的“以人为本”的“新观念”?难道21世纪后我党的理论基础变了?变成了西方的资产阶级的以人为本的新观念?西方资产阶级的以人为本真的是以人为本吗?资产阶级从来是以资为本的,他们的以人为本不过是掩盖以资为本罢了。

    “20世纪90年代后,一种旨在弘扬人权的‘马克思主义人权理论’开始流行,并影响主流意识形态。”
    解放以后,中国人民当家做主,才有了真正人的权利。我们的人权就是人民的权利,毛泽东说,我们的权利是人民给的,这样的人民权利观念是共产党新中国从来就有的,也只有共产党和新中国才有这样的人民权利观念。我们的人民权利观念比西方的所谓“人权”观念不知要进步多少倍。作者却在这里颂扬“20世纪90年代后”才流行起来的“一种旨在弘扬人权的‘马克思主义人权理论’”!

    “又进一步提出了建设法治政府的要求,使法治国家的目标更加具体化”
    我们的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按照恩格斯的说法,就是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了。所谓“法制政府”“法制国家”,岂不是恢复原来意义上的国家吗?法制政府要代替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了?法制国家要代替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了?

    “21世纪后,理论界关于私有经济和私有财产应当获得与公有经济和公有财产同等的法律地位的呼吁,再次深刻地影响中央高层的决策,并开始演变成为政府的重要政策。”
    社会主义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怎么能和私有经济有“同等的法律地位”?“物权法”的通过违背无产阶级国家意志,本质上是完全非法的。

    “倡导政治文明,实质上就是倡导民主和法治。”
    在阶级社会里,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阶级斗争,政治就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专政。阶级对阶级的专政是暴力不是文明,我们的政治文明具体地说本质上就是无产阶级的人民民主,而不是什么超阶级的“民主和法制”,更不是西方的所谓“政治文明”、“民主法制”。

    “公民社会,也称市民社会和民间社会,其实质是民间组织和民间关系的总和,是相对独立于国家和政府的民间公共领域。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市场经济的伴生物,也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础。但公民社会或市民社会在我国事实上一度被视为资产阶级社会,它最初被译成“市民社会”。”
    我们的国家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人民和国家是一体。我们的社会是阶级社会,没有什么不分阶级的“公民社会”,更没有什么“公民社会”对国家的相对独立或分离。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为社会主义服务,而不是社会主义服从市场经济,西方市场经济的伴生物为什么我国也非有不行?西方民主政治的基础是资本的统治,也不是什么市民社会,我国民主政治的基础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的统治,也不是超阶级的“公民社会”。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与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没有共同的“公民社会”的基础。

    “从淡化阶级斗争转到倡导社会和谐,仍然经过了一个漫长而艰难的思想历程。”
    社会主义是阶级社会,世界社会是阶级社会,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从淡化阶级斗争转到倡导社会和谐”是客观进程还是主观愿望?难道“经过了一个漫长而艰难的思想历程”就能把主观愿望变成客观进程?所谓的“从淡化阶级斗争转到倡导社会和谐”,散发的是浓厚的唯心主义味道。

    “一些学者指出,全球化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设立的一个陷阱,全球化就是全球资本主义,换言之,在他们看来,倡导全球化也就是倡导资本主义化。这在中国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其次,甚至一些赞同全球化研究的学者也认为,只存在一个经济一体化的过程,而不存在一般的全球化过程,特别是,不存在政治的全球化趋势。全球化虽然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但全球化确实是一个客观的世界历史发展进程,而且是人类历史的一个整体性变迁过程。它首先表现为经济一体化,但在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人类的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深刻的影响。”
    指出霸权主义主导的全球化是一个陷阱,这是真学者;指出不存在政治全球化,这是有良知的学者;硬要说全球化是什么“客观的世界历史发展进程,而且是人类历史的一个整体性变迁过程。”这是十足的维护国际资本主义霸权秩序的伪学者!

    “中国政治的新发展,体现着人类社会普遍的政治价值,从根本上说,支撑这些政治变革的普遍价值,就是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
    中国政治如果是沿着社会主义发展,就必然体现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价值观;中国政治如果是社会倒退的“新发展”,必然体现的是西方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在阶级社会里,在阶级存在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人类社会普遍的政治价值”。说“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是什么普世价值,不过是粉饰资产阶级的价值观罢了。

    “政治意识形态的这些重大变化,直接导致了现实政治的变革。”
    这样的政治意识形态变化不是什么意识形态创新,而是意识形态复旧。可见,所谓淡化意识形态淡化的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他们是并不淡化的。作者就是如此评价当前我国现实政治的变革的,可见他们追求的政治改革是什么!

    “党和国家开始适度分离,党的活动被限制在国家法律范围之内。”
    懂得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和党的关系不懂?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这里的“枪”是广义的,军队和国家就是广义的“枪”,这是我党一再申明的不可动摇的原则。
    党和国家的职能分开是在党领导下的分开,不是国家凌驾于社会之上,也凌驾于党之上,党是自觉在法律范围内活动,不是国家对党的限制,党在法律范围内活动丝毫也不意味着国家和法律的地位在党之上。党和国家的关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本质不同的,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和国际接轨。

    “中国领导人和知识分子在改革一开始,就特别强调法制建设,并且提出了建立“法治国家”的长远目标。”
    社会主义改革是党领导的人民的改革事业,不是“中国领导人和知识分子”的事业,排除工农的改革,排除工农的法制建设,就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少数统治阶级的法制建设,这样建设的法制国家就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建设,这决不是无产阶级政党的长远目标。

    “在中国农村逐渐实行村民自治制度,国家权力机关不再直接管理农民事务,村长和其他村干部完全由村民自由选举产生。”
    农村的出路在于集体化基础上的现代化,把农民组织起来向生产的深度和广度进军,农村生产的发展有巨大的潜力,亿万农民是社会生产的生力军,而不是象精英所说是中国现代化的负担。基层民主实际上是对农民进行民主教育的一个学校,并不是解决农村问题的万应灵药,具体的农村问题仅仅通过民主一个问题也解决不了,正如恩格斯所说,不能希望从普选制得到更多的东西。怎么能因此“国家权力机关不再直接管理农民事务”?谁来组织农村的集体化?集体化基础上的现代化能自发地产生吗?在无产阶级政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党和政府的责任又是什么?

    “率先在农村实行村民自治,对于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什么是“自治”?“自治”就是人民自主,社会主义从来就是这样的原则,并不因为新发明一个词语,事情的本质就会有什么变化。“自治”也从来不排斥党和国家的领导,更不是放弃党和国家的领导。放任不管其实不是“自治”,反而是削弱了集体经济,削弱了农村农民的多数的自治能力,是推卸党和国家的责任。
    率先搞基层“大选”,在精英来说的“特别重要的意义”就在于自下而上推行“大选民主”,最后实现全国大选,大选总统,实现西方的总统制,取代人民代表大会制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

    “中国政治的所有这些新发展,都体现着人类社会普遍的政治价值。从根本上说,支撑这些政治变革的普遍价值,就是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
    作者重复这一观点,说明在作者心目中对这一观点的特别看重。上面已作批判,这里不再赘述。

    “这种政治模式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通过增量改革来逐渐推进中国的民主治理,扩大公民的政治权益,因此,我把它称为“增量民主”。”
    这是一个渐进式催生资产阶级政治的政治模式,所以被作者自鸣得意地称作“增量民主”!
 
   “中国民主的发展将是一种“增量式”发展。”
    这里的“增量”不是增长中国无产阶级民主,而是增长新生资产阶级的民主。因此不是中国民主的发展,而是中国民主的倒退!

    “突破性的政治改革并不是一种休克式的政治突变,它是由量变到质变的发展,是长期积累性改革的结果,是一种厚积薄发。”
    这里提到“休克式的政治突变”,让我们想到美国给苏联开的“休克疗法”的药方。苏联服用以后的药效,全世界有目共睹。请看,作者把“突破性的政治改革”比之于“休克疗法”,方式不同,目标是一致的。看来他们也懂得了遵从量变到质变的规律,不过这种质变是社会主义的变质。

    “动态的政治稳定将逐渐取代静态的政治稳定。”
    他们已经不满足于“静态的政治稳定”了,他们要追求“动态”了,说是“动态稳定”,其实必要时是不惜牺牲稳定的。

    “政治改革将持续推动公民的政治参与”
    说穿了就是新生资产阶级的“公民”从追求经济利益要上升到追求政治权利了。

    “中国民主政治的每一步发展,都将离不开法治的建设”。
    说穿了也就是资产阶级民主的每一步发展都离不开资产阶级专政!
 
   “培育公民社会,推进社会管理体制改革。”
    说穿了就是培育新生资产阶级,推进不要党的领导,不要无产阶级专政的西方那样的社会管理体制!

    “通过三条途径,全面推进增量民主。”
    从全文来看,这里的增量民主就是渐进式资产阶级民主。

    “一,以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
    这里是故意混用概念。党内民主是指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社会民主即国家民主,是指哪个阶级统治。党内民主是议事方法问题,解决的是民主和集中的关系;国家民主是国家性质问题,解决的是民主和专政的关系。
    混淆这两种性质的民主,目的在于掩盖民主的阶级性,偷运资产阶级的民主。

    “二,逐渐由基层民主向高层民主推进”
    上面已经揭露,这是最终用大选民主基础上的总统制取代人民代表大会制的政治体制。

    “三,由更少的竞争到更多的竞争。不论何种形式的民主,都离不开人民对政府领导及政府政策的自由选择。从某种意义上说,民主的发展过程也就是人民政治选择的范围不断扩大的过程,是由更少的竞争性选择到更多的竞争性选择的过程。中国的民主之路也将遵循这一规律。”
    也就是用资产阶级间接竞争性“民主”(实质是资本家代理人竞争,是市场竞争原则在政治领域的体现)取代直接依靠无产阶级的走群众路线的直接民主。

    剥开包装看内瓤,作者解放的是什么思想,追求的是什么“社会进步”,不是昭然若揭吗?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