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之光的博客

位卑未敢忘忧国!欢迎各位来小屋做客,赏文论题!

 
 
 

日志

 
 
关于我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网易考拉推荐

震惊!中国政坛高官“哈佛班”内幕  

2007-09-23 09:0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震惊!中国政坛高官“哈佛班”内幕
时事述评


    背景资料:2001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提出了一项“中国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的构想,这一构想被外界称作“最大规模的海外培训计划”。随后,清华公共管理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属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与哈佛的肯尼迪政府学院一拍即合。班就开始办了。从2002年起,五年内,每年一期,每期60名官员,培训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在清华,为期六周,第二阶段到哈佛,为期还是六周。另,这些上哈佛班的高官,均为司局长以上的重量级人物,比俺村的村长大多了,所以俺就不敢置疑了,就困惑困惑吧。
  困惑一:中国高官在清华管理学院的“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简称哈佛班)已办到第四期了。但正如《南方人物周刊》所报道,它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就连门口的保安都警惕得象是守着一个衙门。看到这里不由得疑惑:好好的事儿,为什么办得鬼鬼祟祟的?第四期哈佛班的具体负责人孟波女士解释说:“为这些官员安静地学习,要保持低调,不能接受采访。”天哪,官员一接受采访,就不能安心学习了。那么媒体要是对官员的工作有所批评,那官员们是不是就更有理由无法安心工作了?怪不得现在的媒体越收越紧了,敢情中国的官员都神衰啊!
  困惑二:政府对这次行动,本来是高调来着。但是事情总在起变化,阶级斗争说来就来。原因就在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秘书长卢迈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一不小心说出了学费的数字,我们的媒体就惊叹:20万?吓人啊!媒体如此“农民意识”,如此小家子气,那读者呢?所以,政府被迫把这哈佛班办成了地下班。卢迈说:“树大招风,明明一件好事也可能变成坏事”。一句话,全国人民的智商,合到一块儿,都分不出一个好歹!既然人民群众分不出个好歹,政府便只好地下办班了,跟乡政府给计划生育游击队家属办班一个意思,叫偷偷的做好事,或者叫做了好事不留名!
  困惑三:其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给学员们掏的学费并不算多,它只掏国内的150万人民币,学员在国外的学费由安利公司给付,金额是100万美金。按理说,叫帝国主义反动派出血,这应该是好事,可好事办得跟做贼似的。我估计,这既涉及到安利在中国的地位,也涉及到安利在中国的挣钱方式,更涉及到安利的这种给付方式-太直接了吧?
  困惑四:虽说安利这钱都是在中国圈的,也算取之于中国民众,用之于中国高官吧。不过,对于学员本身来讲,其培训期间的车旅费等仍由原单位支付。所以,我更关心的是:培训期间的饭费如何结算?我这人穷,比较倾向于认为别人都跟我一般穷,所以,经常咸吃萝卜淡操心,替人操心埋单问题。据第三期哈佛班学员,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副主任史美兰透露,他们第三期班的学员刚刚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了同学聚会。我靠,一看到钓鱼台,国宾馆,我又揪心了,咋埋单啊!我们同学聚会,就在开封的一个小店里,我靠,每人交了二百五十元来着。意思很明白,十年见一次,不容易,交一次聚会费,就当耍一回二百五来着。但是我们再怎么耍二百五,也不敢耍到钓鱼台啊!吓人啊!
  困惑五:哈佛班的一位老师说:“你想想,在一起生活3个月,这是一种特殊的感情。不是其他活动能代替的。日后他们在工作中能够帮助的肯定要帮助。”这老师说得真好,我大学四年的同学们都没有特殊到这个份儿上。他们三个月就特殊得了不得了―互相帮助!官官之间除了竞争对手,哪个不是“互相帮助”来着?只不过大家平时都在本地“互相帮助”来着。这下可好,政府给他们办班了,他们就可以异地异域、大幅度、大跨度互相帮助了。单看这办班的三方,就是典型的互相帮助:清华管理学院的院长陈泰清本人曾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党委书记和副主任,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的院长约瑟夫在此之前刚被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聘为顾问委员,此项目的发起人之一,国务院下属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又是从肯尼迪政府学院拿过硕士学位的。我靠,三结合啊!
  困惑六:办班就办班吧。我们人民也没有反对的能力与权力。但是好歹给个交待啊。就象希望工程似的,款子到什么地方了,哪个孩子接受了,孩子后来怎么样了。我们都关心啊。有学员说:在哈佛呆的时间太短,而收获确实太多,上到观念,下到方式方法。短暂的时间使我变了个人。我靠,到底变成什么样的人了,学员名单一公布,职位升迁全透明,人民群众的雪亮小眼一瞪,不就知道你是啥人了?变了个人儿,那你说清楚,变前你是什么人儿,变后你是什么人儿。说清楚了,俺们百姓也就不心疼那学费了。更何况,中国老一代革命家,周、邓、郭,在外国学习变人儿,那可不仅仅是六周啊。变来变去,不就是一个中国特色的官吗?所以,就别玩变脸蒙我们了。
  还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员跟记者说:“也许很多人会认为出国一两个月学不到东西,但自己的事只有自己心里清楚”。我靠,希望工程的孩子都知道每学期给自己的赞助人汇报一下学习进度,敢情中国的高官还不如这些孩子啊。花着群众的税钱上学,怎么着就变成你们自己的事儿了?就凭这一句话,就说明这学白上了。任何一位毕业于肯尼迪政府学院的美国官员,若他花了政府的钱上学,他敢说“自己的事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吗?克林顿的裤头都不是他自己的,全国人民想检查就检查,既做了人民的高官,哪有你自己的事儿啊?
  最后,这帮毕业生和正在培训的学生状况如何?俺们群众强烈关心啊!要不让他们学超女,上上电视台pkpk?俺们各地的观众现场打电话,说说他们政绩的优劣。向党和政府保证,如果他们一上台,俺们肯定不看超女了,或者少看超女,看超女多无聊啊。
                                                                                                                                        2006\12

  评论这张
 
阅读(72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