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明之光的博客

位卑未敢忘忧国!欢迎各位来小屋做客,赏文论题!

 
 
 

日志

 
 
关于我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网易考拉推荐

对曹文《我眼中的双面孔庆东》一文的读后感  

2011-11-14 21:3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曹文《我眼中的双面孔庆东》一文的读后感

      今天,网上流传一篇济南时报:《遭孔庆东骂的记者曹林华:我眼中的双面孔庆东》的文章,南刊记者曹林华采取与济南时报记者对答的形式,对“教授爆粗口”一事的经过进行了描述。读罢该文起码有五点感觉:
    1、采访的指导思想和目的阴险。南刊这个对孔庆东的所谓采访不是一个针对某件事情的采访,而是一个以解构被采访人为目的的人物专访。人物专访一般有褒义和贬义两种。而对孔庆东的这个专访,是“在一周前就开会研究”,以“孔庆东最近又在骂人了,可以对他做个专访”为出发点,本着“虽然之前有关孔庆东的报道很多,但还没有任何媒体把他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来还原”这么一个指导思想组织的。专访的目的,是要解构这个现实中的“最近又在骂人了”的北京大学教授,并从解构“孔庆东这个个体的变化”中,“折射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一些规律和特点”。究竟要“折射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什么样的“一些规律和特点”呢?首先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对孔庆东绝对不是善意的、正面的。
    本人怀疑,南刊对孔庆东解构后的结论其实早就形成了,这次安排的所谓采访只不过是给形成的结论增加点佐料、真实感、渲染力而已。而这个结论,就在舆论事件后香港时事评论员邱震海的评论中。这个年轻记者绝非主笔,或者起码是对孔庆东的解构结论不会由他来下。这样便可解释要解构北大教授孔庆东这么一个知名学者、公众人物,为什么要派一个刚到南刊一个月的年轻记者的原因;也可解释孔庆东的骂语为何是个“去他妈的”和事后为何对那个记者作出那样的解释的原因。
    本人还怀疑,这个80后小记者在这篇文章中撒了谎。尽管他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一个是很理性的人,会继续向他解释采访意图,让他接受我的采访”,似乎是很善意。但其带着“孔庆东是个经常胡说八道的喜欢骂记者”的学问人的既定成见,带着恶意去解构一个公众人物的目的的采访,注定了不会有理性,不会被采访人所接受。所以在“花了一个星期去采访他的老师、同学、学生和朋友”后,得出了孔教授一面是一位“学识渊博、思维严谨”的学者,一面是一个“表演欲望很强”,“一贯喜欢夸张”、“哗众取宠”,“经常胡说八道,喜欢骂记者”,有点儿疯疯癫癫”的“有两张面孔”的双面人物的结论。

    除了之前双方方方面面的积怨之外,南刊带着既定的对孔庆东的坏印象,以所谓的专访为名去恶意解构一个现实中的公众人物,并背着被采访人侦探般地调查暗访,还跑到人家面前去煽情所谓的采访,这就是某刊阴险之所在,也是这件事的关键之所在,更是孔庆东在第一视频中所说的“这不是一个谈情说爱、花天酒地的地方,这是你死我活的战场”之所在。也就是说,所谓的采访似是个陷阱,似是在谋害,似是要把孔教授置于死地,所以激怒了孔庆东。

    2、该文称曹姓记者电话采访时,“刚介绍完身份,他就来了句‘我不接受你们‘南方系’采访,去他妈的!’然后把电话挂了。”孔庆东在微博的一组排比句“都是他意淫的。”“微博‘炫骂’两分钟后,又给我发来这条短信。短信说,他不是针对我,请我谅解。他说‘南方系’媒体得罪他的人不在少数,如果我想采访他,就让单位一把手出面跟他联系。”可见,媒体所称的“用三句粗话拒绝记者采访、并通过微博炫耀”根本就是对事实的歪曲。而所配的那张指手画脚、吹胡子瞪眼的图片,根本就与本事件无关。

    3、文人骂人似乎也阴毒。这篇文章,通过这个“不以恶报恶,不以辱骂还辱骂”的南刊小记者之嘴,把孔庆东骂了个狗血喷头。他是一个“表演欲望很强”、 “一贯喜欢夸张”、“哗众取宠”、“经常胡说八道、喜欢骂记者”的“疯疯癫癫”的人,是一个“经常用肢体性语言表达情绪的马路边儿上的畜生”,南刊中有人提出应将这期的“南方人物周刊”改名叫“南方动物周刊”。
    4、南刊早就清楚孔庆东“对‘南方系’的媒体有成见”,在这篇文章中,通过这个小记者的嘴解读为起因是对重庆“双起论”问题的意见分歧。其实,“对‘南方系’的媒体有成见”的何止是一个孔教授?何止是由于一个重庆“双起论”问题的意见分歧?这样解读虽然想掩盖一个问题,但也暴露了一个问题。暴露的问题是,这个要对孔庆东进行解构的采访,是在双方有分歧的情况下,派一个刚出道的小记者,带着事先注入的既定坏印象进行的(或者这个小记者根本就是别人的一个小搭档),这更进一步证实了这个采访的别有用心。想掩盖的问题是,孔庆东“对‘南方系’的媒体有成见”是孔庆东个人的问题,是孔庆东心胸狭隘,而南刊则是没有错误的。

    5、这个南刊的小记者似乎是代主受了点怨气,而从孔教授的这句“去他妈的”和之后的电话短信来看,似乎也不是冲这个孩子来的。这孩子可能是刚去南刊不久,不知其中的利害关系,当了次替罪羊。不过,单从孔庆东的这句话来看,也着实没骂什么具体的哪个记者。
    综合一些信息来看,某报系操纵舆论工具,炒作起这场舆论大波是有预谋的,是想置孔教授于死地。开始是想用人物解构的方式置他于死地,不成后又采取了舆论围攻的方式。在这次舆论炒作事件中新华社充当了不该充当的角色。 

 

附件:遭孔庆东骂的记者曹林华:我眼中的双面孔庆东

   “孔庆东有两张面孔,他在媒体面前喜欢胡说八道,私下里却是一个严谨的学者,喜欢以理服人,而不是无理谩骂。”“谩骂,谁不会?马路边儿上的畜生就经常用肢体性语言表达情绪,但我只想用理性对抗谩骂。”“挨骂后的第二天晚上,我就去北大听了孔庆东的一堂通选课。我听课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起他骂我的事情,在那一刻,他就是学识渊博的老师。”

    □本报记者 汤启卫

     对《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曹林华而言,2011年的记者节有点儿特殊——在记者节前一天,他电话采访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却被对方用一句“去他妈的”拒绝;更意外的是,孔庆东竟在微博上炫耀此事,并把骂曹林华的话夸张成一组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你妈的!”

    作为知名学者,骂了人还公开炫耀,这恐怕让大多数人难以理解。作为“受害人”的曹林华却有着自己的理解。在采访孔庆东前,他曾花了近一个星期采访孔庆东的老师、同学、学生和朋友,对他的性情有了一个基本了解,“他喜欢夸张,表演欲望很强,这件事恐怕是他的一个恶作剧。”

    但别人不这样认为,面对孔庆东的谩骂,很多朋友认为曹林华“懦弱”。这个1986年出生的年轻记者为此回应:“谩骂谁不会?马路边儿上的畜生就经常用肢体性语言表达情绪,但我只想用理性对抗谩骂。”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挨骂后的第二天晚上,曹林华去北大听了一堂孔庆东的课。“这个人有两张面孔,讲台上的他学识渊博,思维严谨,不像面对媒体时那样喜欢胡说八道。”

 

    “孔庆东有两张面孔”

    在媒体面前,他喜欢胡说八道,哗众取宠;在私下里,他是严谨的学者,坚持以理服人,不是无理谩骂。

    济南时报:在采访孔庆东之前,你对他是什么印象?

    曹林华:我以前没有刻意关注过他,印象中他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但是经常胡说八道,喜欢骂记者。

    济南时报:听说你在采访孔庆东前,先去找了一些熟悉他的人了解情况。有什么收获吗?

    曹林华:对,我花了近一个星期采访他的老师、同学、学生和朋友。通过与这些人的交流,我发现孔庆东有两张面孔。在媒体面前,他喜欢胡说八道,哗众取宠;在私下里,他是严谨的学者,坚持以理服人,不是无理谩骂,在学术上有一定的贡献。

    济南时报: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差?

    曹林华:可能跟他的性格有关,孔庆东曾说自己最想做张三丰。他给人的感觉确实有点儿疯疯癫癫的,不按常理出牌。我从他的同学、学生那里得到的信息是,从青年到中年,孔庆东的思想主张、性格脾气都发生了明显变化。

    济南时报:怎么想起要采访孔庆东的?主题是什么?

    曹林华:之前一周我们开选题会,有同事说孔庆东最近又在骂人了,可以对他做个专访。我们讨论后认为,虽然之前有关孔庆东的报道很多,但还没有任何媒体把他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来还原。从某种意义上说,孔庆东这个个体的变化,折射出中国社会转型期的一些规律和特点。

 

    “那些脏话纯属意淫”

    “孔庆东一贯喜欢夸张,他是个表演欲望很强的人,正如他周围人所说,他喜欢恶作剧。”

    济南时报:孔庆东把你的采访称作“电话骚扰”。他接电话时的语气怎么样?

    曹林华:刚开始挺温和的。但一听说我是《南方人物周刊》的,火气就来了。

    济南时报:怎么会这样?

    曹林华:他对“南方系”的媒体有成见。去年,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提出针对记者的“双起论”后,“南方系”媒体进行了质疑。可能就因为这个得罪了孔庆东,因为他一直很推崇“重庆模式”。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济南时报:孔庆东在微博上说你“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你问了他什么问题,让他觉得阴险?

    曹林华:我根本没来得及提问。我刚介绍完身份,他就来了句“我不接受你们‘南方系’采访,去他妈的!”然后把电话挂了。

    济南时报:只是一句“去他妈的”吗?孔庆东在微博上炫耀他骂了你一组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你妈的!)。

    曹林华:这些都是他意淫的。他骂得没那么夸张,这让我既好气又好笑。孔庆东一贯喜欢夸张,他是个表演欲望很强的人,正如他周围人所说,他喜欢恶作剧。

 

    孔庆东曾发短信求谅解

    “这种做法造成了很恶劣的社会影响,他把谩骂的情绪传染给别人。看到北大教授以骂脏话为荣,有些人可能就会跟着模仿。”

    济南时报:如果他骂完不挂电话,你会骂回来吗?

    曹林华:我肯定不会,我是很理性的人。我会继续向他解释我的采访意图,让他接受我的采访。

    济南时报:你想到过他会在微博上“炫骂”吗?

    曹林华:这让我很意外。普通人骂了脏话都会羞于提起,何况是堂堂北大教授,但他偏偏公开炫耀。作为公共知识分子,孔庆东的这种做法造成了很恶劣的社会影响,他把谩骂的情绪传染给别人。看到北大教授以骂脏话为荣,有些人可能就会跟着模仿。

    济南时报:听说孔庆东骂完后又发短信让你谅解。能透露下短信内容吗?

    曹林华:他微博“炫骂”两分钟后,又给我发来这条短信。短信说,他不是针对我,请我谅解。他说“南方系”媒体得罪他的人不在少数,如果我想采访他,就让单位一把手出面跟他联系。

    济南时报:你回复他了吗?

    曹林华:我回复说:“不管如何,我对每个个体都会给予尊重。”他又回了一条:“好吧,那就看我们以的缘分了。”

 

    挨骂后还去听孔庆东课

    “那天晚上他讲的是‘鸳鸯蝴蝶派的爱情小说’,讲得确实很好。他讲课不说教,说说笑笑几句话就让你无意识地接受了他的观点。”

     济南时报:对于这件事,你供职的《南方人物周刊》编辑部表示“不以恶报恶,不以辱骂还辱骂”。你认可单位的态度吗?

    曹林华:这也是我的态度。我主张“用理性对抗谩骂”。

    济南时报:从表象上看,理性不如谩骂来得凶猛,特别是排比句。

    曹林华:确实有很多人不理解。这件事发生后,有很多朋友打电话指责我懦弱,他们认为我应该强硬回击,比如起诉他。我不谩骂并不代表我不愤怒,我不性情。谩骂,谁不会?马路边儿上的畜生就经常用肢体性语言表达情绪。但我只想用理性对抗谩骂,用善言对抗恶语,我觉得这才是一个人应该有的公民姿态。在孔庆东骂我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我还去北大听他的通选课。

    济南时报:挨骂后还有兴趣听他的课?

    曹林华:我想通过理性观察,弄明白孔庆东到底是怎样一个人。那天晚上他讲的是“鸳鸯蝴蝶派的爱情小说”,讲得确实很好。他讲课不说教,说说笑笑几句话就让你无意识地接受了他的观点。我中间还跟其他的同学聊了聊,学生们对他的印象也不错。

    济南时报:台上的孔教授学富五车,台下的孔庆东刚骂过你,你当时会有一种复杂心情吧?

    曹林华:不是这样。我听课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起他骂我的事情。在那一刻,他就是学识渊博的老师。

 

    “这期应该叫‘南方动物周刊’”

     有网友恶搞,把孔庆东设计成《南方人物周刊》的封面人物,最醒目的就是他那三句脏话。

    济南时报:你入行多长时间了?

    曹林华:当了四年的调查记者。我当过两年兵,转业后考进老家的事业单位,后来跳槽到媒体,先后在九江、景德镇、南昌、东莞等地工作,一个月前应聘到《南方人物周刊》。

    济南时报: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有没有分量比较重的报道?

    曹林华:以前在南昌做过“癌症村”的报道,前不久做了一期“河南司法厅长顶包案”的报道。

    济南时报:在以前采访时有没有遭遇辱骂或殴打?

    曹林华:前不久我在浙江采访一起群体性事件时,被带到派出所里关了一个多小时。但还没开始采访就被谩骂,这是第一次,而且骂我的人是北大教授。

     济南时报:有网友恶搞,把孔庆东设计成《南方人物周刊》的封面人物,最醒目的就是他那三句脏话,你看到了吗?

    曹林华:我同事看了后开玩笑说,这期《南方人物周刊》应该改名叫“南方动物周刊”。

 

    他们为什么骂记者

    “现在记者这个行业入职门槛太低,很多记者的职业水准不高。我就特别看不惯某些同行,在采访中不重视证据的抓取和保存,一味追求轰动效应。这样报道出的内容没有证据支撑,久而久之会失去公信力。”

    济南时报:这次挨骂发生在记者节前一天,有没有影响你过节的心情?

    曹林华:往年记者节我会收到朋友的礼物和祝福,今年记者节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以后每当过记者节,我都会想起孔庆东,这不是说记仇,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事情。

    济南时报:这次事件会不会给你留下心理阴影?对于那些有个性、有争议的人物还敢采访吗?

    曹林华:阴影倒不至于,不会影响我的工作情绪,我以后会不断让别人接受我的采访。

    济南时报:事情发生后,很多网友特别是孔庆东的粉丝认为你活该,孔庆东也在微博上炫耀粉丝数在记者节那天增加了一万人。这么多人对记者作出负面评价是否需要反思?

     曹林华:现在记者这个行业入职门槛太低,很多记者的职业水准不高。我就特别看不惯某些同行,在采访中不重视证据的抓取和保存,一味追求轰动效应。这样报道出的内容没有证据支撑,久而久之会失去公信力。

     济南时报:多元化的价值观也在考验媒体的舆论导向水平。

    曹林华:正常来说,无论价值观怎样多元,总有一个公认的价值标准。但现在一些媒体过于浮躁,报道的内容偏离了这个价值标准。比如说最近的“联防队员强奸案”,一些媒体分不清主次,不去谴责犯罪嫌疑人,一味指责受害女子的丈夫懦弱。为了追求新闻点,就置是非于不顾了。

 

对曹文《我眼中的双面孔庆东》一文的读后感

图一:曹林华(照片由本人提供)

对曹文《我眼中的双面孔庆东》一文的读后感

图二:网友恶搞将孔庆东设计成《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212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